亚裔在报考美国名校时面临极其严峻的挑战。每年大学录取发榜,不少品学兼优的亚裔孩子都会接到一封封来自常春藤名校不公正的拒绝信。亚裔孩子进入美 国东部名校的门槛越来越高,而这种因为种族问题在入学申请时遭受歧视的现象正在越演越烈。 为了挑战亚裔学生遭受的不公平潜规则,2014年11月17日,Ed Blum代表的非牟利组织 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代表多名亚裔学生,控告常春藤名校哈佛对亚裔学生入学许可设下较高门槛。同时,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也起诉北卡罗来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录取程序有违宪法第十四修正案。2015年2月18号,哈佛对本案应诉,因此,该诉讼正式进入调查阶 段。当地时间2月27日晚,Ed Blum在纽约长岛为华人进行了《亚裔学生打破入学歧视》专题演讲,这也是他北美巡讲的第一站。

 

讲 座中,Ed Blum向大家介绍了几组令人惊诧、但却早已不是秘密的数字:同等背景条件下,亚裔进一流名校SAT要比白人高140分,比西裔高270分,比非裔高 450分;亚裔在任何一个SAT分数段的录取率都是最低的。在同样分数的情况下,录取率比白人低67%。比其他族裔则更低。 尽管亚裔申请人数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已增长了近三倍,亚裔学生在哈佛这类精英学校的人数长年维持在17% - 19%;结果亚裔学生内部竞争无比惨烈。经统计分析,除非人为设定种族配额,亚裔人数比例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直这么稳定。

 

Ed Blum指出,尽管亚裔申请人数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已增长了近三倍,但亚裔学生在哈佛这类精英学校的人数增长仍长期年维持在17% 至 19%,直接导致亚裔学生虽然成绩优秀,但却内部竞争无比惨烈。他指出,经统计分析,除非这些精英大学人为设定种族配额,否则亚裔学生入学人数比例不可能 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稳定。


Ed Blum透露,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正是哈佛这类常春藤大学的“Holistic Approach”潜规则招生制度,即在招生时,学校不仅根据学生的学习和考试成绩、个人品质、领导能力和社区服务, 更重要的还要考察种族背景等因素。“Holistic Approach”制度非常主观、不透明,最终后果就是把各个人种的学生人数控制在事先设定的比例内,这正是亚裔学生内部竞争惨烈入学人数却多年无法增长 的真正原因。 “Holistic Approach”招生制度源于1920年代。当时哈佛有很多犹太学生(1925年,入学新生中,犹太学生占哈佛学生人数比例 的27%),因此引起很多哈佛校友、教授的不满。于是哈佛设计了Holistic招生制度,不到两年时间,犹太学生入学比例就降到10%。Ed Blum指出,今天亚裔学生的入学困境正和当年犹太学生的遭遇如出一辙。


演讲中,Ed Blum 希望能有更多的亚裔学生站出来加入 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特别是曾经被哈佛这类精英大学拒绝过的学生。这类学生的案例将有助于推动案子的进程。毕竟,案件的诉讼过程会很长,如果没有被拒学 生持续的参与, 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就不能显示亚裔学生在申请入学问题上利益收到损害,当然也很难打赢官司。 Ed Blum表示,所有参与诉讼案的学生名字都会被保密,没有当事人的许可,他不会透露任何名字。加入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 也是免费的。


他们在2013年在Fisher诉讼德州大学一案中在最高法院取得了重大胜利,大大提高了大学 使用race-conscious admission policies 的难度。最高法院把Fisher一案送回低级法院重审,并要求低级法院严格审查U. of Texas的race-conscious招生制度是否合法("strict scrutiny")。遗憾的是低级法院判定U. of Texas的race-conscious招生制度合法。Mr. Blum 已经上诉到最高法院。所以Fisher一案今年可能重返最高法院。参与本案的Ed Blum的律师团队实力相当强劲,这次Blum召集了一只比Fisher案阵容更强大的律师团队, 其中包括三个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前助理(Clerk), 有的律师还有联邦上诉法院工作的经验。

 

一直积极参与平权运动的华裔美国法律研究专家表示,Blum的这个诉讼,从 某种意义上说是给了亚裔搭便车的机会。因此,华人一定要发声支持针对哈佛的诉讼,否则将很难打赢这场战斗,如果失去翻盘的机会,坦率地说,仅靠华人自己十 年内都不大可能筹集巨额资金,组织团队去把一个官司从初审打到最高法院。


参与组织Blum演讲的长岛华人协会负责人表示,Blum替亚裔挑战不公平的入学潜规则,华人组织更是应该义不容辞,参与到这场平权运动中,让华人学子不再因为种族问题而遭受入学歧视。他呼吁所有亚裔组织都积极参与平权运动。